对冲基金创4年来最佳收益2018年的大趋势是什么?

全球对冲基金行业在去年迎来了2013年以来的最佳年度收益,资产加权后的行业平均回报率为6.5%,押注股票类策略回报率最高为12%,宏观策略回报表现最差尽管更小型的对冲基金回报更好,但预计业内整合会在今年加速,更多资金流向大型基金和量化策略类基金。

据位于芝加哥的研究机构HFR统计,全球对冲基金行业在去年迎来了2013年以来的最佳年度收益,资产加权后的行业平均回报率为6.5%,押注股票类策略回报率最高为12% ,领涨整个行业。

股票型对冲基金的策略包括多/空仓(long-short equity),成长与价值,特定板块等,去年回报率也随全行业一道同创四年最佳。投资顾问公司Cambridge Associates对冲基金研究主管John Hansen表示,不少大型多/空仓股票策略的基金回报率都是双位数,更小型的基金成绩更好。

例如,Whale Rock Capital和Light Street Capital等小型股票类对冲基金的全年回报率为36.2%和38.6%,得益于押注了阿里巴巴等热门科技股。同类策略中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老虎环球,截至去年11月底的回报率为27.5%,去年表现最好的股市策略偏向于医疗保健和科技板块。

瑞信投行部董事经理和资本服务全球主管Bob Leonard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多/空仓的股票策略很长时间都被列入观察名单,就算很多投资者会因为去年回报率不错而选择留下,也不太可能增加资本配置。当前股市估值过高,本轮涨势何时及怎样结束未卜,一些机构投资者开始回撤。

他建议,如果投资者继续认为发达国家的股市太贵,全球宏观对冲策略应该是接下来的首选,因为更可以实现多样化配置和各类资产的相关度降低。不过HFR发现,去年宏观对冲策略的回报率为4%,与注注能源和原材料的策略一道,在同行业内表现最差。

最佳名的例子是Caxton Global旗下的全球宏观基金亏损了13.4%,行业大佬Paul Tudor Jones和John Burbank都在去年底关闭了旗舰宏观基金。研究机构Eurekahedge对冲基金主管Mohammad Hassan表示,规模越小的宏观类对冲基金风险偏好越高,反而赚得高回报。位于新加坡资产管理规模仅1.28亿美元的PruLev全球宏观基金截至10月暴涨47%,堪称全球最佳。

对冲基金在金融危机以后的日子并不好过,特别是去年受到全球利率保持低位和波动性集体缺失的阻力。由于管理费用和基金表现费率过高,投资者开始转向被动投资的指数型基金和量化基金。据彭博社,去年对冲基金关闭的数量连续第三年超过了新开数量,更多资金流向了大型对冲基金或是使用量化策略的基金,加速了对冲基金行业的内部整合。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很多传统的对冲基金开始招收数据科学家和程序员,帮助其转型成为量化对冲基金,预计今年量化对冲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会超过1兆美元。量化基金领头羊两西格玛资产规模从2011年的60亿美元暴涨至510亿美元,超越了老牌对冲基金文艺复兴和DE Shaw。

投资咨询公司Agecroft Partners首席执行官Don Steinbrugge表示,去年对冲基金行业的良好回报率会减轻持续了多年的资金赎回压力,尽管今年的对冲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会持续增长,但被迫关闭的基金数量也会上升。对冲基金行业仍然过度饱和,大约90%的基金都无法合理化高费率。

Cambridge Associates对冲基金的专家Joe Marenda对彭博社表示,今年对冲基金还会面临巨大挑战,因为市场环境不会有很大改观,更多的公司会选择暂不上市,去年美股市场的上市公司数量约为3700家,仅为1996年的一半。更多的资金会涌入私募股权和债权类投资,尽管利率上行会提升宏观策略类的盈利机会,但也不代表会跑赢行业或大盘。

资金加权收益率

对冲基金在前三年的回报率大约为每年3.79%左右。我们平时看到的绝大部分对冲基金的宣传材料,在计算它们的投资回报时,用的都是这种方法。这种计算方法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基本假定,即投资者从第一天开始的投资额就是稳定不变的(比如1000块),中间没有发生过追加投资或者赎回。

但我们知道,在现实生活中,投资者在对冲基金成立第一天就把所有的钱投入该对冲基金,然后一直持有下去的情况是非常少见的。绝大部分情况下,投资者会先看一下对冲基金的历史业绩,然后等到第4年,第5年或者更久以后再开始投资基金。

在决定投资该对冲基金的资金量时,投资者一般都会看情况而定。如果对冲基金连续一到两年表现良好,那么投资者可能会追加投资。而如果对冲基金表现比较差,那么投资者可能会赎回一部分资金,甚至全盘卖出。

在这种更为现实的情况下,投资者的真实回报,就不是上面所显示的“时间加权收益率”那么简单了。事实上要衡量投资者的真实回报,我们需要用到另一个概念,即资金加权收益率(DWR)。资金加权收益率,是考虑了投资者的现金流以后计算出来的他拿到手的真实回报率。

让我在这里通过一个简单的例子和​​大家分析一下。假设某对冲基金在两年中的回报为:+ 10%(第一年)和-5%(第二年)。那么该对冲基金的时间加权收益率为每年2.22%左右。

现在我们假设有一位投资者,在第一年投了1万元购买对冲基金。由于该对冲基金回报不错,赚了10%(1000元),这位投资者感到非常高兴,于是在第二年追加投资了10万元。但是很可惜的,这位投资者运气不佳,该对冲基金在第二年亏了5%。

所以如果我们算总帐的话,这位投资者在第一年赚了1000元,在第二年亏了5550元,因此两年下来净亏4550元。所以他的投资回报应该是负的。但是时间加权收益率无法反映该投资者亏钱的事实。

而如果我们用资金加权收益率来计算的话,可以得出该投资者的投资回报为每年负3.8%左右。具体计算过程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本统计书去学习一下。

或者你也可以这么想:在两年间,这位投资者共投进去11万。两年下来净亏4550元。那么这两年的投资回报为负4.13%左右。由于亏损主要发生在第二年,那么该投资者每年的投资回报率应该介于负2%和负4.13%之间,更靠近负4.13%左右。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的道理是,时间加权收益率,和资金加权收益率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对于投资者来说,他的真实投资回报应该是资金加权收益率。根据Dichev教授的计算,对冲基金投资者们的实际回报,也就是他们的资金加权收益率,比对冲基金行业披露的时间加权回报率要差好多。

Dichev教授解密对冲基金投资者的真实回报

Dichev教授的研究显示,在1980-2008年间,全世界对冲基金投资者的资金加权收益率(美元加权回报),为每年6%左右。同期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收益率为每年10.9%,购买美国30天国债(无风险利率)的收益率为每年5.6%。

这个研究告诉我们,花那么多时间去反覆研究对比各种复杂的对冲基金的那些“高大上”投资者,和一个只会购买国库券的“投资傻瓜”获得的投资回报差不多。在过去的30年间,如果这些投资者放弃“自尊”,老老实实去购买一个低成本的指数对冲基金并且长期持有,那么他们获得的投资回报要比购买对冲基金得到的回报好上82%。

我对Dichev教授提出质疑:很多投资对冲基金的投资者,都是“高富帅”的养老基金,大学基金会,国家主权基金,以及一些很有钱的土豪。他们可都是“聪明人”,掌握着大量的资金,其投资回报怎么会这么差呢?

很多对冲基金的销售也经常拿这个理由说话:你看,XXX养老基金,XXX国家的主权基金都购买我们的对冲基金,这些人会是笨蛋吗?如果我们的投资策略不优秀,这么多“聪明钱”会投资我们吗?

Dichev教授笑了笑回答到:我的研究结果,已经白纸黑字写在那篇论文上了。我的研究显示,对冲基金投资者的真实回报就是那么多。

我进一步追问:那么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这些大机构雇佣成百上千的金融专才,他们很多都毕业于常青藤大学,有博士学位,难道这些专业人士的工作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吗?

Dichev教授解释到:在早期年间,投资对冲基金的回报是非常好的。但是随着对冲基金管理的资金规模越来越大,投资对冲基金的投资者越来越多,其投资回报也每况愈下。毫不夸张的说,对冲基金经历了一个“大众化”的过程。如果一种投资产品趋向“大众化”,进入门槛一降再降,那么其获得的投资回报不佳似乎也没那么让人意外。

我接着问,你在论文中,提出用资金加权收益率(Dollar Weighted Return),而不是时间加权收益率(Time Weighted Return)来衡量投资者的回报。对于那些来自于非金融投资背景的读者,能否向他们介绍一下这两个名词的定义,以及区别?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值得我在这里稍微花些笔墨给大家解释一下。在绝大多数各种对冲基金等放的宣传材料中,它们列出的回报数据,都是时间加权收益率(时间加权回报) 。

举例来说,假设对冲基金三年的回报率分别为:+ 10%, – 5%和7%。那么该对冲基金的净值在第三年末就为为111.815(假设第0年为100)。

投资对冲基金真的能赚到钱吗?

这个世界上,哪个职业最好很多人可能会想到:对冲基金经理做基金经理有什么好无它,钱多而已!

2016年全世界收入最高的几位对冲基金经理。我们可以看到,收入最高的詹姆斯·西蒙斯(詹姆斯西蒙斯)和雷·达里奥(Ray Dalio),其年收入分别为16亿美元和14亿美元。

简单来讲,对冲基金经理的工作,就是帮助其客户(投资者)管钱。投资者把钱交给基金经理,特别是对冲基金经理的原因,就在于这些对冲基金经理是“金手指”。他们可以做到投资者自己做不到的:在金融市场中翻江倒海,获得投资者自己无法获得的投资回报。

当然,对冲基金经理不可能免费提供他们“赚钱”的能力,因此他们会向投资者收取管理费,业绩分成等各种费用。有很多资料显示,基金经理们自己获得了非常好的报酬(比如上面这张表格)。但是,投资对冲基金的那些投资者们,他们有没有获得好的投资回报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采访了这方面的行业专家,美国埃默里大学商学院的Ilia Dichev教授。

在我们的访谈中,我们一开始聊了一下Dichev写过的一篇学术论文,“高风险低回报,对冲基金投资者获得的真实回报(风险较低的回报:对冲基金投资者的真正收益)”。

然后我们讨论了投资者在投资对冲基金时最容易犯的各种错误。我们也谈到了基金行业的一些唬弄大法。最后我们探讨了普通投资者应该如何做出更为聪明的投资决策。

 

Dichev教授是公司财报,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有效性方面的行业专家。他曾经在多家顶级研究期刊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这些期刊包括:会计评论,会计与经济学杂志,金融学报,商业杂志,和美国经济评论。

2002年,Dichev教授获得了美国会计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会计文学奖的显着贡献。他在2007年获得了Emerald Citation for Excellence。该奖项的颁发对象是每年世界上经济和商业领域最好的50篇文章的作者。

在我和Dichev教授的对话中,我开门见山,直接开始讨论他曾经发表过的一篇关于对冲基金投资回报的学术论文。

对冲基金和私募,公募,共同基金,私募股权的关联和区别是什么?

常听在金融界的朋友说投资对冲基金、私募基金,公募基金,共同基金,私募股权受益高,这几者有区别吗?

私募=对冲基金,是中国和美国对于“Privately Offered Fund”的不同说法;

公募=共同基金,是中国和美国对于“Publicly Offered Fund”的不同说法;

私募股权= PE(私募股权),是为了收购公司股权而募集的私募基金。

其实PE严格来说也是私募/对冲基金的一种形式,从募集方式来说都是没有注册的高净值客户私下募集,只是投资的目标比较特殊,即专门购买公司股权。在美国,很多对冲基金都包含一些股权收购的策略。

对冲基金做什么,和“对冲”到底有什么关系?

根据资料,第一个所谓“对冲基金”是由一个叫Alfred Jones的人于1949年在美国创立的。

阿尔弗雷德在1948年年的一期“财富”杂志上读到一篇探讨当时投资趋势的文章,于是有感而发,想要试试自己管理投资。他募集了$ 100,000(包括自己的$ 40,000),尝试用“股票多空”策略来进行交易,用空头的股票来“对冲”掉一部分多头股票的风险,尽可能把基金的总风险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另外他还在基金中使用了“杠杆“来提升收益。

1952年,Alfred Jones调整了他这笔资金的投资结构,将其转化为“有限合伙人”制,并且向投资者收取了20%的收益提成。

阿尔弗雷德·琼斯收获了“对冲基金之父”的称号。此后,以上几个特征也成为了这一类基金的标志。

由于阿尔弗雷德的基金使用了空头股票用来“对冲”风险,因此人们把以他为​​代表的这一类基金都叫做“对冲基金”,他的基金也开创了美国私募基金的时代。

所以“对冲基金”一开始确实和“对冲”有关,是因股票多空“对冲”而得名。但随着私募基金这个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私募基金兴起,采用的交易策略更是五花八门,早已脱离了“股票多空”的束缚。

任何带有“杠杆”,“合伙人制”,“收益分成”,“风控管理”中,一个或多个元素的私募基金都可以把自己叫做“对冲基金”。总结起来,对冲基金未必都要做对冲。

对冲基金到底是什么样的基金?

金融行业里平时所说的基金一般都是指投资基金,即以获得投资收益为目的的基金。对冲基金,就是投资基金的一种。

关于对冲基金到底是哪种投资基金,目前行业里有很多分类形式,有些是根据监管规定,有些是行业里约定俗成的说法。

大部分分类方法都是以美国和欧洲市场中的产品为基础,因为毕竟欧美基金市场发展时间较长,各类产品比较全面。

投资基金的分类形式主要有以下这些:
按交易机制划分:封闭式,开放式,ETF,LOF;
按组织形态划分:公司型,契约型;
按投资对象划分:股票型,债券型,货币型,指数型等;
按投资目标划分:成长型,收入型,平衡型;
按投资货币种类划分:美元型,日元型,欧元型;
按投资理念划分:主动型,被动型;
按资本来源和运用地域划分:国际型,海外型,国内型,区域型;
按募集形式划分:公募基金,私募基金。
大家可能发现了,在上面的表格里并没有“对冲基金”。

为什么?
其实对冲基金就隐藏在这个表格里面,只是名字和我们想的不同。对冲基金在这个分类中所对应的,就是按照“募集形式”划分的“私募基金”。

下面就引出了本文中最重要的结论:【对冲基金=私募基金】

在美国,对冲基金就是私募基金。

这里的“私募基金”英文是“Privately Offered Fund”,与“公募基金 – 公共提供基金”相对应,指的是资金的募集方式是私自募集还是公开募集。

这个“私募基金”和被国内称为“私募股权”的“私募股权”要区分开,这个区分在下面回答第三个问题时会进一步解释。

乍看之下,“对冲基金就是私募”这个结论好像有点反常识。在我们的印象中,“对冲基金”好像都是大佬型的基金公司,而“私募”听起来好像是自己二打六的不正规基金公司。也有人说“对冲基金”是私募基金里面规模比较大的旗舰基金。

这两种说法也都有些根据,但并不准确。

这里面其实存在一个中美监管制度不同而导致的混淆。

在美国,监管机构对于向大众募钱,进行集体投资的投资基金监管要求非常严格,对基金的信息披露,利润分配和运行机制都有严格的法律要求,这些法律主要是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而设定。因此,在美国监管部门注册,且严格满足各种披露要求的基金就是公募基金,在美国通常被称为“共同基金”(共同基金)。

但这些法律要求也可以豁免,如果一个基金满足以下两个条件,就可以不用注册,不用受严格的监管,这两个条件是:

(1)基金投资人数/机构数量<100个;

(2)所有投资者可证明是“高净值合格客户”(个人投资者年收入> 20万美元,或资产净值> 100万美元;机构投资者总资产> 500万美元)。

如果满足以上两个要求,这个资金池就可以不用在监管方注册,可以不符合披露要求,自己制定各种投资规则,也就是成为了“私募基金”。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确实投资私募/对冲基金的都是高净值的个人或机构,是在一个相对上流的圈子中进行资金募集。

但基金并没有规定这些“上流”的客户要投多少钱,最低投资门槛是由基金经理决定。所以从基金的规模上,私募/对冲基金也是有大有小,但不管大小,都可以叫对冲基金。另外由于私募基金受到100人的限制,很多公募基金的规模要远远超过对冲基金。

在中国,由于“私募”是近年来才流行起来的基金形式,监管部门目前对于私募基金的投资者要求还没有像美国那么严格,执行力度也尚不足,所以中国目前的“私募”呈现大小不一,良莠不齐的现象。

也因近期出现很多私募的欺诈案件,给一些公众形成了“私募=不正规”的印象。

另外,也因为大家想像中的对冲基金非常高大上,很多私募不好意思把自己和对冲基金划等号,称自己为“私募”似乎比较谦虚一点。

对冲基金大佬鲍尔森发出警告

面对美国股市如此欣欣向荣的景象,大名鼎鼎的对冲基金经理鲍尔森(John A. Paulson)发出疑问:这个市场是不是“太安静,涨的太久了?”

从标普500指数这八年的年化月殖利率标准差来看,美股当前的情况相当于网路泡沫破灭,亚洲金融危机和俄罗斯经济崩溃前的1997年。

鲍尔森并未预测崩溃即将再次来临,但他谨慎地警告投资者,「像过去八年里这么稳定的市场,不会迎来令人高兴的结局」。鲍尔森认为,随着股价一步步地小幅上涨,投资者可能对市场风险过于自满了。

加拿大Gluskin Sheff财富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策略师David Rosenberg也在质疑,市场大背景不那么向好,美股为何无所畏惧。他昨日发推特称,要知道金融股一直在下跌,前一交易日都下挫1.3%了,都正式处于「调整」区间了,金融股可是经济的命根子,怎么还能看涨美国股市呢?

Rosenberg此前就警告过美股长达九年的牛市即将终结。他认为,标普500指数已经在今年1月达到本轮牛市高点,未来12个月美国经济将经历衰退,因为联准会在本轮周期中为股市贡献了1000点的涨幅,所以,「我们必须关注一切倒转的后果。」

GuideStone Capital Management总裁David Spika进一步解释,过去这几年里,正是联准会和全球央行们放水推动了股市的上扬。而现在央行紧缩将产生负面影响,“我们快走到头了”。

彭博策略分析师和前对冲基金经理Richard Breslow也对市场的一派乐观表示不解,不过他说,既然这样,“只要还在持续下去,就尽情的享受这份快乐吧。”

对冲基金今年表现罕见战胜大盘这些股票功不可没

据CNBC报导,多年追踪对冲基金表现的指数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对冲基金表现好于大盘,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

投行高盛追踪总持仓达2.3兆美元的848支对冲基金发现,今年截止5月16日,最受对冲基金欢迎的股票的殖利率(3.5%)已经高出大盘殖利率(2.6%)近一个百分点此外,对冲基金拥有的市值最大的20支股票殖利率超过标普500殖利率近2个百分点。今年截止目前,对冲基金平均殖民率为2%。

Facebook在最受对冲基金欢迎的股票中排名第一,而今年第第一季,它的受欢迎程度仍在不断增加。

高盛策略师Ben Snider表示,Facebook受欢迎程度提高是因为对冲基金认为,股票的波动性是买入的好机会.53个基金新建了Facebook部位,60个基金增加了持仓,同时也有53个基金减持或清仓了该公司股票.Facebook在97支对冲基金所持股票中,其仓位名列前十。

在经历「数据门」事件之后,Facebook股价反弹上涨。截止目前,今年该股上涨4.4%。该涨幅虽然不及技术板块的10%,但几乎是标普500指数的两倍。

其他倍受对冲基金欢迎的股票有:微软,美国安泰保险(Aetna),孟山都以及信利集团(XL Group);而对冲基金减持的股票有亚马逊,苹果,麦当劳,花旗集团以及斯伦贝谢。

此外,对冲基金的仓位变得高度集中,平均68%的仓位集中在排名前十的部位上,接近2016年69%的历史高位。此外,股票周转率受到限制,只有13支新股进入高盛追踪的50支部位最高的股票中行列中。

对冲基金管理员也忙于逼空止损,因为很多被做空的股票表现优异。

第二季以来表现最好的股票恰恰是那些市场最“厌恶”的股票.Snider表示,第二季以来,大型能源公司的股票回报率为15%,小规模能源公司的回报率为24%,而那些遭到做空最多的能源公司的回报率则高达30%。

高盛同样观察到,今年以来对冲基金的美股期货空头和多头部位均出现下跌,但是空头的下跌时间远远长于多头的下跌时间。高盛指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首次美国股票期货中拥有大量净多头部位。换言之,在下一次市场暴跌时,能够挽回投资者损失的空头数量明显减少。

对冲基金看空油价空头仓位达6个月最高分析:OPEC会后可能逆转

对冲基金提高看空油价的赌注,预期油价将连续第三周下跌,且空头仓位目前处于约6个月以来最高位,因为市场聚焦本月OPEC会议,并预期该会议可能会宣布主要产油国增产的消息。

原油期货周一(4日)大幅下跌,纽约7月原油下跌1.06美元,或1.6%,收于每桶64.75美元,连续第三天下跌,并创4月9日以来,近月合约最低收盘水准。

布伦特原油下跌1.47美元或1.91%至每桶75.32美元。

最近一周,基金经理人增加美国原油空头仓位至50669,为去年11月21日止的一周以降最大仓位。另一方面,对冲基金也削减多头仓位至374904,使其降至去年10月17止的一周以来最低水位。

对冲基金增加看空Brent原油至72430,为去年8月1日止的一周以来最大委卖量.Brent多头仓位连续7周下降至507705,为去年9月5日以来最少的一周。

但可以肯定的是,看多者的人数仍远多于看空者。路透分析指出,今年稍早最近期原油和燃料油期货净多头仓位上升至史上高点。

但就目前来说,这趋势正在转变,因为交易原油期货的基金正因应OPEC本月22日的会议而抛售。市场预期OPEC最大产油国沙国和俄罗斯将同意放宽减产限制,该限制系为了平衡全球供需而于去年1月开始实施。

纳斯达克企业解决方案能源与公用事业总监Tamar Essner认为,随着OPEC会议时间越来越逼近,这些新闻消息可能会压迫油价,此外,OPEC也有诱因想让油价在会议之前下降一些。

「关键就是,如果还没开会,油价就下降的话,那他们增产的必要性就没有那么高,因为他们本来是因应油价过热的想法而必须增产。」

近期布伦特油价已经突破每桶80美元,站上3年半新高,且美国原油也接近每桶73美元。这些涨势是因为地缘政治关系的刺激,如委内瑞拉国内爆发经济危机,冲击其石油产业,以及川普因为退出伊朗核协致使伊朗原油出口量受到威胁。

这是OPEC和俄国不得不考虑增产的原因,抵抗委内瑞拉产量下滑的冲击以及因应伊朗潜在出口中断的风险,在欧佩克增产可能性和美国产量创高点的背景下,布伦特原油价格也因此退回到约莫每桶76美元,美国原油则盘旋在每桶65美元区间。

但Essner认为,对冲基金可能在会议后又会再次逆转趋势,市场基本上已经在油价上反映了增产100万桶/日的状况,但如果OPEC会议的结果没有增产那么多,局势可能逆转。

但除了OPEC会议以外,委内瑞拉的产量几乎没有反弹的希望,且就算中国,欧洲和俄国努力挽救伊朗核协,伊朗领导阶层也可能认为坚守该协议不会有太大经济利益而退出协议(该协议)要求伊朗限制发展核子项目),伊朗退出协议,以及1968年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可能会再次刺激多头。

分析师上周表示,伊朗若扬弃“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恐怕会点爆油价上涨,因为这将引起中东的军备竞赛,而中东是世界上最繁忙的石油出口交通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