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是史上最精彩骗局」 对冲基金大亨:市场处在崩盘边缘

身为虚拟货币之母的比特币(Bitcoin)价格暴跌后暴涨,让不少华尔街大老跳出来警告,如今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创办人辛格(Paul Singer)更是抨击比特币是「有史以来最精彩的骗局」,危机将蔓延全球金融市场。

综合外媒报导,辛格曾在写给客户的一封信指出,比特币不仅是一种泡沫,更是一种诈欺,目前市场步入危险期,随时处在熊市、崩盘的爆裂边缘,对全球经济体系而言是相当致命的,痛批虚拟货币一点也不值钱。

对冲基金创办人、亿万富豪的辛格直言,比特币现在FOMO(害怕错过)已经牢牢被WTHIT(这到底是什么)击败,「当写下历史时,加密货币可能会被称为史上最精彩的骗局之一」。数位货币本身的价值性、泛用性等疑虑,依旧挥之不去。

 

消息传出后,比特币似乎无所畏惧,从2月初一度跌破6000美元关卡后,16日重新站回1万美元关卡,短短2周的时间价格翻涨近1倍,目前陷入盘整,介在1万333美元至1万790美元附近震荡,站稳万元大关之上,可见投资人追捧虚拟货币热潮仍未减。

尽管股神巴菲特、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席勒等华尔街重量级人物近来频频唱衰比特币,不过Fundstrat联合创始人Tom Lee仍乐观看待,并预测2018年中比特币会重返2万美元整数关卡,年底将会翻倍涨至2.5万美元。

对冲基金终于击败美股大盘 创下十年来首见

经过近十年的低迷表现后,2018 年的对冲基金表现终于时来运转,超越股价指数。

根据产业追踪机构HFR 的数据,由于股市波动率高、能源价格上涨以及绝佳的固定收益投资,掌管3.2 兆美元的对冲基金产业经理人在4 月获得0.38% 的回报率,今年以来的总回报率达到0.39%,超越S&P 500 大盘。

HFRI 基金加权综合指数 4 月微幅高于 S&P 500 指数;S&P 500 指数在今年前 4 个月呈现负值,若加计股利在内,则是上扬 0.38%。

虽然整体对冲基金表现平平,而且领先幅度甚微,但这却是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整体产业首次跑赢大盘。当年金融危机最惨烈时,对冲基金和股指都遭到重击,前者亏损 19.03%,S&P 500 更是重挫达 37%。

支撑今年业绩的最大贡献者是医疗保健类股和科技类股,合计净收益成长 4.54%,投资固定收益资产部分成长 3.12%,活跃的交易也有 3.12% 的收益率。

HFR 数据显示,4 月最大动能类股是能源和基础材料,与其他指数相比,涨幅达到 4.46%。

HFR 总裁Kenneth J. Heinz 在声明中说,「对冲基金产业继续在政经转化过程进演进,为包括固定收益及利率关联性股票、零售、并购、科技和区块链在内的众多专业曝险和产业,创造看多和放空的机会。」「这股动力很可能会继续推动对冲基金产业表现直到2018 年中期。」

能源部门的收益是由油价上涨带动。今年以来能源指数在 S&P 500 指数中上涨 1.5%,低于 HFR 能源 / 基本材料指数 2.31% 的升幅。

加密货币对对冲基金经理人来说也是重要的获利来源。

HFRI 区块链综合指数今年以来下跌 19.3%,但 4 月上涨 47.1%,因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价格上涨。同样地,HFRI 加密货币指数今年以来下跌 17.5%,但 4 月上涨了 48.5%。

人工智慧在对冲基金的崛起

Ben Goertzel 和他的创业公司 Aidyia 将他们管理的对冲基金里的所有股票交易完全交给了人工智慧(AI)来进行交易,期间没有任何人类干预行为。作为 AI 界的领军人物和首席科学家, Goertzel 如是说,「如果我们都死了,人工智慧还是会照常交易。」

他说的都是真的。 Goertzel 和其他同事一起开发了这个系统,以后还会根据情况来对系统进行维护升级。他们所创造的这个交易系统可以发现并自己进行股票交易,整个系统涉及多种类型的人工智慧,其中还包括一种能够「基因进化」的人工智慧以及一种逻辑概率人工智慧。每一天,在分析完所有的股票价格、交易量、宏观数据、上市公司帐目之后,所有的 AI 引擎会「聚在一起」做市场预测,然后「投票选出」最佳的市场决策。

如果我们都死了,人工智慧还是会照常交易。

尽管 Aidyia 的总部位于香港,这个人工智慧交易系统的交易却全部发生在美国的证券市场上。 Goertzel 表示,在这个系统上线的第一天,对冲基金就获得了 2% 的回报(他并没有透露基金池的规模)。 2% ,看上去并不是特别惊人,而且也有可能只是正常的股市波动罢了。但是这却反映出了金融界的重大转变。美国旧金山创业公司 Sentient Technologies 去年拿到了风投 1.43 亿美元的投资,用的也是和 Aidyia 相似的自动交易系统。同样,国外的 Two Sigma 和 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等依靠数据来进行投资的基金最近也宣称开始依赖人工智慧做出投资决定。根据媒体报导, Bridgewater 合伙人和 Point72 资产管理也开始转向人工智慧自动交易方向。

自动进步
对冲基金依赖电脑辅助交易的历史由来已久。根据 Preqin 的市场研究报告,大约有 1360 家对冲基金的大部分交易都是在电脑模型的帮助下完成的,这些基金占所有对冲基金的 9% 左右,这些基金管理着约 1970 亿美元的基金。不过,电脑模型需要数据科学家的介入,使用电脑来建立一个大型的统计模型。这些模型相当复杂,但是相对来说是静态的模型。随着市场变化和时间推进,过去可用的模型到了现在可能就不再那么精准了。在 Preqin 的研究中,典型的系统化基金的收益并没有比人工操作的基金效益好。

FsT6Om182WDUEQXJI-IBw93kxG_F 红线电脑处理的基金,蓝线所有对冲基金

最近几年,此类基金开始移向真正的「机器学习」,这样人工智慧系统就可以以更快的速度来研究更大量的数据,并且通过数据分析来自我提高。纽约一家名为 Rebellion Research 的研究机构就使用了一种名为「贝叶斯网路」的机器学习系统,用大量的电脑来预测市场趋势,寻找准确的交易时机。当然,其他人工智慧基金公司的 AI 也是在几百台甚至几千台电脑上运行的。其中需要注意的是,他们所使用的技术中包括一种名为「进化计算(evolutionary computation)」的技术。进化计算的想法来自于基因进化和深度学习,它可以用来识别图像、识别文字以及完成一些任务,Google 和微软等公司都已经使用了这一技术。

人们之所以如此看中这一技术,是因为计划计算能够自动发现市场中的波动,然后根据波动进行自动调整,解决了以往电脑模型无法克服的问题。作者 Ben Carlson 表示,「这一技术可以预见事情发生。」Ben 过去十年一直在管理一家留本基金。

讨论这种类型的基金时,不应再扯到「高频交易」之类的术语。它无法用于短期交易或者说是那种收到消息就立刻进行交易的行为。人工智慧对冲基金适合进行长期投资,比如按小时计算、按天计算、按周计算甚至是按月​​计算的投资策略。更重要的是,决策的选择完全取决于电脑。

进化的智慧
尽管 Sentient 还未公开露面募资,CEO Antoine Blondeau 表示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开始操作私人投资者的资金。根据彭博社的报导, Sentient 在于摩根大通的 AI 交易部门合作,但是 Blondeau 对于合作伙伴的消息拒绝评论。他说,基金的运作全部依靠人工智慧。

以前的想法,现在终于实现了,股票交易真的不需要人来干预了。

「我们的系统可以让基金自动调整风险等级。」说这句话的是 Sentient 公司的首席科学馆 Babak Hodjat,他过去开发的技术被苹果收购,现在变成 iPhone 上的 Siri。系统运行完全不需要人的帮助。 「系统自动给出策略,然后给我们命令。它会显示:『现在情况为 A,使用 B 策略进行交易。』此外还会告诉我们何时退出,降低曝光量等一系列内容。」

Hodjat 还说,系统会从数据中心、网吧、游戏伺服器等地几百万个处理器中抓取闲置的计算能力来进行计算。它的软体引擎也是基于进化计算的,与 Aidyia 系统里的技术有些相似。

简单来说,系统创造了大量、随机的虚拟股票交易员,测试他们在历史股票数据上的表现。然后选出最好的「交易员」,利用「他们」的「基因」来创造出一个最好的「交易员」。然后再在最好的交易员上重复这一过程…… 最后,系统返回一个能够成功进行自我操作的交易员。 Blondeau 说,「经过几千次的基因改造,万亿次的竞争与淘汰,最后,就可以获得一批聪明的交易员来帮基金进行交易。」

深度投资
现在这个系统用上了进化计算, Hodjat 也看到了深度学习算法的新希望。深度学习的演算法已经可以用来深度识别图像,识别问题,以自然地方式来理解人类语言。深度学习可以找出图片中的一只小猫,那他也能发现股票交易中的一些特点,然后用来赚钱。

Goertzel 却对此持反对意见。他反对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深度学习算法现在已经非常普遍。 「如果每个人都是用它的话,那预测就不叫预测了。所以必须另找一条特殊的出路。」他还指出,尽管深度学习可以用来分析具备特殊特征的数据,比如图片、文字等,但这些特性并不会在金融市场中出现。所以,就算用在了股票市场上,也不会有多少作用,而且所有人都用深度学习的话,都能发现这样的特征,那谁也不能用它来赚到钱。

对于 Hodjat 来说,目前的任务就是改善当今的深度学习技术。其中就包括了为其应用「进化计算」技术。正如他解释道,可以使用进化计算来设计一个更好的深度学习算法,这又叫「神经进化」。 Hodjat 说,「既可以进化算法中某些变量的权重,也可以进化算法本身。」微软和其他公司已经开始通过自然选择的方法来进化深度学习系统,只是他们不叫「进化计算」罢了。

为 AI 定价
不管使用说明方法,还是有人会质疑人工智慧能在华尔街战胜那些商业精英吗?如果一家基金使用人工智慧技术取得了成功,那么就会出现其他基金复制这一技术然后取得成功的风险。如果大部分基金都用人工智慧,那么市场就乱了。 Ben 说,「AI 能处理这种情况吗?我表示怀疑。如果有人找到了成功的秘诀,不仅基金能够大赚一笔,投资人也会蜂拥而至。在一个只想着套利的市场上发现规律,真的非常难。」

Goertzel 早就看到了风险。所以, Aidyia 不仅用上了进化计算,也用了大量其他的技术​​。如果其他公司也想复制他们的成功,也必须学会其他技术。以前的想法,现在终于实现了,股票交易真的不需要人来干预了。

「在商界取得成功,不仅需要天赋过人,而且过人之处要与众不同。」

对冲基金买什么?

对冲基金Q1买什么?抢进脸书、SNAP 还追捧并购题材
对冲基金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提交的投资组合资料中显示,今年第1 季最受对冲基金追捧的个股是脸书(FB-US),获得20 亿美元资金的投资,虽然不如去年同期的30 亿美元,但投报率仍有23%。

脸书是第 1 季对冲基金著墨最深的股票,但从 Third Point、Tiger Management 和 Appaloosa Management 的持股来看,这些大牌的对冲基金都或多或少减持了 Facebook 的股票。

除了脸书外,对冲基金买进最多的前10 名个股依次分别是Mead Johnson Nutrition(MJN-US), 铁路营运商CSX(CSX-US),啤酒酿制商Constellation Brands(STZ-US),电信营运商商T-Mobile,VXA,陶氏化学(DOW-US)、Snap(SNAP-US)、时代华纳(TWX-US),自由媒体集团Liberty Media-C(LMCA-US),分布于科技、食品、铁路营运、电信、传媒和化工等产业。

对冲基金第 1 季前 10 大买进个股中,投报率最好的则是 Snap 和 VCA,同为 33%。

Snap 今年 3 月初以承销价 17 美元上市,上周公布财报后,股价一度下跌逾 20%,目前股价近 20 美元,距离承销价不远。

索罗斯、富达、高盛和贝莱德等基金及大佬们公布的投资组合资料显示,第一季都持有 Snap 股票。

此外,对冲基金也热衷于并购题材,例如:Liberty Media Corp 一月收购一级方程式赛车公司(Formula One);美国婴儿配方食品生产商美强生(Mead Johnson Nutrition Co) 同意以166 亿美元被英国消费品生产商利洁时(Reckitt Benckiser) 收购;此外,T-Mobile 正与Sprint 进行合并谈判。

浅显易懂的解释对冲基金有哪些操作方式?

很久以前,政府为了保护“无知”的老百姓, 对普通基金设了很多限制, 不让他们做高风险的买卖。但有些聪明人为了绕过这些限制, 就成立了一种只让有钱人入股的基金。当时叫 “对冲基金” 是因为”对冲“ 在那个年代算是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高风险手段。但现 hedgefund(对冲基金 ) 跟 hedge(对冲) 已经没什么紧密关系了。 (现在很多普通基金理论上也可以hedge了)

操作方式:

hedgefund 会给他们的操作方式起很响亮的技术名词, 但实际上只是忽悠投资人用的, 理论上都挺简单的。假设:

1)黄继新在网上约了个女孩, 但怕被拒绝不敢去。为了帮他,你跟他打赌:假如他被拒绝了你就给他 100元, 但假如约会成功,他就给你 100元。他想想, 反正不是有美女就有钱,鼓起勇气去了。这个就是最基本的风险控制手段 Hedging(Risk management)

2) 他走后,张亮过来跟你说: “黄总是搭讪高手,我猜他有90%成功计划”。你回答:好啊, 假如他成功了, 我给你50元, 但假如他失败了你要赔我200元。这就是所谓的 (Pure) Arbitrage, 在没有风险的情况下保证赚钱。

3)过了一会儿, John 过来找你说要赌黄继新被拒绝。你说“为什么啊?”。 John说:我刚才写了个机器人爬了整个世纪佳缘的数据, 发现跟双子座的女孩约会90%失败,听继新说那个女孩就是双子座的。这就是所谓的Stat-arb (statistical arbitrage), 利用数据分析来赚钱。你听了后觉得很有道理, 就没敢接受这个赌注。

4)就在那时, 继新短信你: “不错, 刚见面, 目前一切进展顺利”。你马上叫住John, 说“好吧, 赌就赌, 谁怕谁啊!”。这就是所谓的 Event Driven Trading, 利用新消息来跟别人比快而获利。

5)Ben正好也路过这里, 听到约会的事情跟你们说: “哎, 其实北京的妞儿特别不好对付,又要房子又要车。要是我, 就去五道口那边找个外国姑娘。 。。哦, 我是说假如我还没结婚的话。。。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 Global Macro 策略。

什么叫欧元对冲?

一般而言,对冲基金是指买一项资产,同时卖另一项有反向关系的资产。以这项产品而言,因为其以美元计价,故其面对的是美元走贬的风险;在市场上,一般而言是美元走贬,其他货币就会走升,主要的比较标的就是欧元,主要因为欧元交易量大,欧元区的规模也够大。

我稍微查了一下这支基金的资料,投资标的以中国地区的金融、能源、电信股为主,并以美元计价。为了规避美元走跌的汇差风险,这支基金可以先买美元期货选择卖权,并买欧元期货选择买权,当美元走跌致亏损时,可执行美元期权卖权,同时执行欧元期权买权;若美元走升,则不执行选择权,损失上限为选择权权利金。

另一种方式也可以直接卖美元期货,同时买欧元期货;在美元跌时,欧元升获利;若美元升,虽然货币期货对冲部份亏损,但手上持有的美元部位则获利。整体而言可以把亏损跟获利控
制在一定程度内。

但以上只是最基本的对冲避险操作方式,这支基金还可以其他的货币及汇率相关延伸性商品做多种不同对冲避险组合。

搞懂区块链 – 搞清楚通证经济 – 先搞清楚代币、token、通证的关系

要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找到方向,如果没有搞懂通证经济我认为会吃大亏。刚开始进区块链,被各种新词搞的摸不着头脑。要搞懂通证token,首先有几个名词要搞清楚(不然,说着说着就糊涂了)0.1代币,2.Token,3通证下面来说说:。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代币和通证这两个词的,最开始只有令牌这个词。

token是什么呢先不要想者怎么给它翻译,先看看令牌是什么:?令牌是一种权利,或者说权益证明!随着区块链概念的普及,市面上 token被用来做ICO是普遍的做法,因此标记开始被广泛译为」代币」,并被人们接受。

现在知道了“代币”是“Token”的翻译了。那通证这个词又怎么冒出来的呢?因为有些人觉得Token翻译成代币,太烂了,影响理解(特别是小白) 。所以就有人说:Token是可流通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简称通证。所以Token翻译成通证更贴切。

现在搞清楚了代币,通证原来是 token的翻译来的。先抛开令牌应该翻译成代币还是通证(我自己比较喜欢通证这个翻译,因为够为准确)这个问题,因为争论这个问题真的价值不大。只要知道「代币「和」通证」是「令牌」的翻译,然后 token是一种权利,或者说权益证明就可以了。

神祕的Hedge Fund

在台湾大部分的人都不了解对冲基金在做什么,因为台湾根本没有这种公司,所以大家只能在金融危机发生时从媒体听说这个名词,以至于对冲基金好像就是造成金融危机和掠夺善良百姓的凶手一样。虽然对冲基金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是华尔街深处最神秘又最邪恶的大魔王,可是我们每天做的事其实跟Google或Facebook这种科技公司没两样 – 写程式和动脑为客户提供服务和解决问题。

那么一个对冲基金的服务和产品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管理客户的资金,让这些钱发挥最大的价值,产生最大的投资报酬率。基本服务性质上跟台湾大部分人比较熟悉的共同基金一样,但是对冲基金的投资方法受到的法规限制较少,有比较大的弹性可以操作除了股票以外的其他金融市场(像是期货和选择权),而且除了作多以外也可以作空,所以某些表现好的对冲基金是可以达到跟市场起伏几乎无关的绝对正报酬率。但另一方面,对冲基金的风险也比较高,所以政府不允许对冲基金对大众做广告,甚至连绩效都不能公开说,导致普罗大众很难知道hedge fund到底在做些什么。

一般人的一大误解是,对冲基金的客户都只是一些本来就很有钱的人吧,帮他们管钱岂不只是让富者越富,贫者越穷吗?这个观念完全是错误的。对冲基金的客户来源之一的确是认可的投资者(也就是资产或年薪达到一定标准以上的人),但大客户通常都不是所谓的有钱人,因为超级有钱的人很少,大笔的投资都是所谓的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包括退休基金,大学捐款基金,和一些投资其他基金的大型基金(基金),而这些机构投资者的资金来源大多都是一般的普罗大众,并不只是所谓的“有钱人”。也就是说,每个有退休金投资帐户或是把钱交给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人或多少少都有受到对冲基金的影响。

自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华尔街就被贴上了恶魔的标签,但所谓的华尔街是代表了一个巨大的产业,里面有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就像任何地方都会有黑道与白道一样,华尔街也有好人和坏人,但这不代表每个在金融业或对冲基金工作的人都是同流合污或是钱的奴隶。事实上,我认识大部分去对冲基金工作的人,都只是因为那里是最能发挥他们才能,能让他们100%专心投入自己热爱的数学,演算法和程式设计的地方而已。对于这样的人而言,金融市场提供了无穷无尽的大量数据,让他们可以尽情研究各种数学模型和用真实的资料作实验验证。这样的对冲基金在华尔街越来越多(像是Jane Street,Two Sigma,DE Shaw,Renaissance Techonlogies),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才,而这些人设计的演算法和自动交易的程式也让整个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大大提高,市场变得更有效率,交易成本也变得更便宜。

我希望能藉由这个博客作为平台,让对于这个产业好奇或是厌恶的人有更多的资讯可以真正了解这个行业在做些什么。以后会不定时更新,也欢迎所有人提出问题或参与讨论。

对冲基金看空油价空头仓位达6个月最高分析:OPEC会后可能逆转

对冲基金提高看空油价的赌注,预期油价将连续第三周下跌,且空头仓位目前处于约6个月以来最高位,因为市场聚焦本月OPEC会议,并预期该会议可能会宣布主要产油国增产的消息。

原油期货周一(4日)大幅下跌,纽约7月原油下跌1.06美元,或1.6%,收于每桶64.75美元,连续第三天下跌,并创4月9日以来,近月合约最低收盘水准。

布伦特原油下跌1.47美元或1.91%至每桶75.32美元。

最近一周,基金经理人增加美国原油空头仓位至50669,为去年11月21日止的一周以降最大仓位。另一方面,对冲基金也削减多头仓位至374904,使其降至去年10月17止的一周以来最低水位。

对冲基金增加看空Brent原油至72430,为去年8月1日止的一周以来最大委卖量.Brent多头仓位连续7周下降至507705,为去年9月5日以来最少的一周。

但可以肯定的是,看多者的人数仍远多于看空者。路透分析指出,今年稍早最近期原油和燃料油期货净多头仓位上升至史上高点。

但就目前来说,这趋势正在转变,因为交易原油期货的基金正因应OPEC本月22日的会议而抛售。市场预期OPEC最大产油国沙国和俄罗斯将同意放宽减产限制,该限制系为了平衡全球供需而于去年1月开始实施。

纳斯达克企业解决方案能源与公用事业总监Tamar Essner认为,随着OPEC会议时间越来越逼近,这些新闻消息可能会压迫油价,此外,OPEC也有诱因想让油价在会议之前下降一些。

关键就是,如果还没开会,油价就下降的话,那他们增产的必要性就没有那么高,因为他们本来是因应油价过热的想法而必须增产。

近期布伦特油价已经突破每桶80美元,站上3年半新高,且美国原油也接近每桶73美元。这些涨势是因为地缘政治关系的刺激,如委内瑞拉国内爆发经济危机,冲击其石油产业,以及川普因为退出伊朗核协致使伊朗原油出口量受到威胁。

这是OPEC和俄国不得不考虑增产的原因,抵抗委内瑞拉产量下滑的冲击以及因应伊朗潜在出口中断的风险,在欧佩克增产可能性和美国产量创高点的背景下,布伦特原油价格也因此退回到约莫每桶76美元,美国原油则盘旋在每桶65美元区间。

但Essner认为,对冲基金可能在会议后又会再次逆转趋势,市场基本上已经在油价上反映了增产100万桶/日的状况,但如果OPEC会议的结果没有增产那么多,局势可能逆转。

但除了OPEC会议以外,委内瑞拉的产量几乎没有反弹的希望,且就算中国,欧洲和俄国努力挽救伊朗核协,伊朗领导阶层也可能认为坚守该协议不会有太大经济利益而退出协议(该协议)要求伊朗限制发展核子项目),伊朗退出协议,以及1968年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可能会再次刺激多头。

分析师上周表示,伊朗若扬弃“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恐怕会点爆油价上涨,因为这将引起中东的军备竞赛,而中东是世界上最繁忙的石油出口交通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