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懂区块链 – 搞清楚通证经济 – 先搞清楚代币、token、通证的关系

要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找到方向,如果没有搞懂通证经济我认为会吃大亏。刚开始进区块链,被各种新词搞的摸不着头脑。要搞懂通证token,首先有几个名词要搞清楚(不然,说着说着就糊涂了)0.1代币,2.Token,3通证下面来说说:。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代币和通证这两个词的,最开始只有令牌这个词。

token是什么呢先不要想者怎么给它翻译,先看看令牌是什么:?令牌是一种权利,或者说权益证明!随着区块链概念的普及,市面上 token被用来做ICO是普遍的做法,因此标记开始被广泛译为」代币」,并被人们接受。

现在知道了“代币”是“Token”的翻译了。那通证这个词又怎么冒出来的呢?因为有些人觉得Token翻译成代币,太烂了,影响理解(特别是小白) 。所以就有人说:Token是可流通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简称通证。所以Token翻译成通证更贴切。

现在搞清楚了代币,通证原来是 token的翻译来的。先抛开令牌应该翻译成代币还是通证(我自己比较喜欢通证这个翻译,因为够为准确)这个问题,因为争论这个问题真的价值不大。只要知道「代币「和」通证」是「令牌」的翻译,然后 token是一种权利,或者说权益证明就可以了。

神祕的Hedge Fund

在台湾大部分的人都不了解对冲基金在做什么,因为台湾根本没有这种公司,所以大家只能在金融危机发生时从媒体听说这个名词,以至于对冲基金好像就是造成金融危机和掠夺善良百姓的凶手一样。虽然对冲基金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是华尔街深处最神秘又最邪恶的大魔王,可是我们每天做的事其实跟Google或Facebook这种科技公司没两样 – 写程式和动脑为客户提供服务和解决问题。

那么一个对冲基金的服务和产品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管理客户的资金,让这些钱发挥最大的价值,产生最大的投资报酬率。基本服务性质上跟台湾大部分人比较熟悉的共同基金一样,但是对冲基金的投资方法受到的法规限制较少,有比较大的弹性可以操作除了股票以外的其他金融市场(像是期货和选择权),而且除了作多以外也可以作空,所以某些表现好的对冲基金是可以达到跟市场起伏几乎无关的绝对正报酬率。但另一方面,对冲基金的风险也比较高,所以政府不允许对冲基金对大众做广告,甚至连绩效都不能公开说,导致普罗大众很难知道hedge fund到底在做些什么。

一般人的一大误解是,对冲基金的客户都只是一些本来就很有钱的人吧,帮他们管钱岂不只是让富者越富,贫者越穷吗?这个观念完全是错误的。对冲基金的客户来源之一的确是认可的投资者(也就是资产或年薪达到一定标准以上的人),但大客户通常都不是所谓的有钱人,因为超级有钱的人很少,大笔的投资都是所谓的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包括退休基金,大学捐款基金,和一些投资其他基金的大型基金(基金),而这些机构投资者的资金来源大多都是一般的普罗大众,并不只是所谓的“有钱人”。也就是说,每个有退休金投资帐户或是把钱交给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人或多少少都有受到对冲基金的影响。

自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华尔街就被贴上了恶魔的标签,但所谓的华尔街是代表了一个巨大的产业,里面有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就像任何地方都会有黑道与白道一样,华尔街也有好人和坏人,但这不代表每个在金融业或对冲基金工作的人都是同流合污或是钱的奴隶。事实上,我认识大部分去对冲基金工作的人,都只是因为那里是最能发挥他们才能,能让他们100%专心投入自己热爱的数学,演算法和程式设计的地方而已。对于这样的人而言,金融市场提供了无穷无尽的大量数据,让他们可以尽情研究各种数学模型和用真实的资料作实验验证。这样的对冲基金在华尔街越来越多(像是Jane Street,Two Sigma,DE Shaw,Renaissance Techonlogies),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才,而这些人设计的演算法和自动交易的程式也让整个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大大提高,市场变得更有效率,交易成本也变得更便宜。

我希望能藉由这个博客作为平台,让对于这个产业好奇或是厌恶的人有更多的资讯可以真正了解这个行业在做些什么。以后会不定时更新,也欢迎所有人提出问题或参与讨论。

对冲基金看空油价空头仓位达6个月最高分析:OPEC会后可能逆转

对冲基金提高看空油价的赌注,预期油价将连续第三周下跌,且空头仓位目前处于约6个月以来最高位,因为市场聚焦本月OPEC会议,并预期该会议可能会宣布主要产油国增产的消息。

原油期货周一(4日)大幅下跌,纽约7月原油下跌1.06美元,或1.6%,收于每桶64.75美元,连续第三天下跌,并创4月9日以来,近月合约最低收盘水准。

布伦特原油下跌1.47美元或1.91%至每桶75.32美元。

最近一周,基金经理人增加美国原油空头仓位至50669,为去年11月21日止的一周以降最大仓位。另一方面,对冲基金也削减多头仓位至374904,使其降至去年10月17止的一周以来最低水位。

对冲基金增加看空Brent原油至72430,为去年8月1日止的一周以来最大委卖量.Brent多头仓位连续7周下降至507705,为去年9月5日以来最少的一周。

但可以肯定的是,看多者的人数仍远多于看空者。路透分析指出,今年稍早最近期原油和燃料油期货净多头仓位上升至史上高点。

但就目前来说,这趋势正在转变,因为交易原油期货的基金正因应OPEC本月22日的会议而抛售。市场预期OPEC最大产油国沙国和俄罗斯将同意放宽减产限制,该限制系为了平衡全球供需而于去年1月开始实施。

纳斯达克企业解决方案能源与公用事业总监Tamar Essner认为,随着OPEC会议时间越来越逼近,这些新闻消息可能会压迫油价,此外,OPEC也有诱因想让油价在会议之前下降一些。

关键就是,如果还没开会,油价就下降的话,那他们增产的必要性就没有那么高,因为他们本来是因应油价过热的想法而必须增产。

近期布伦特油价已经突破每桶80美元,站上3年半新高,且美国原油也接近每桶73美元。这些涨势是因为地缘政治关系的刺激,如委内瑞拉国内爆发经济危机,冲击其石油产业,以及川普因为退出伊朗核协致使伊朗原油出口量受到威胁。

这是OPEC和俄国不得不考虑增产的原因,抵抗委内瑞拉产量下滑的冲击以及因应伊朗潜在出口中断的风险,在欧佩克增产可能性和美国产量创高点的背景下,布伦特原油价格也因此退回到约莫每桶76美元,美国原油则盘旋在每桶65美元区间。

但Essner认为,对冲基金可能在会议后又会再次逆转趋势,市场基本上已经在油价上反映了增产100万桶/日的状况,但如果OPEC会议的结果没有增产那么多,局势可能逆转。

但除了OPEC会议以外,委内瑞拉的产量几乎没有反弹的希望,且就算中国,欧洲和俄国努力挽救伊朗核协,伊朗领导阶层也可能认为坚守该协议不会有太大经济利益而退出协议(该协议)要求伊朗限制发展核子项目),伊朗退出协议,以及1968年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可能会再次刺激多头。

分析师上周表示,伊朗若扬弃“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恐怕会点爆油价上涨,因为这将引起中东的军备竞赛,而中东是世界上最繁忙的石油出口交通枢纽。